追蹤
屏東空小十屆孝班同學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畢業五十年後共同抒發回憶與心聲的園地
  • 542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外文勿語

我毫無批評法國人與日本人英文能力的意圖。相反的,我還十分同意法國人「來我國家就得說我語言」的原則,也很討厭美國人到那裡都期望別人講他們的語言的蠻橫恣態。所以,日語與法語也一直是我最想學好的外語,以期豐富在這兩個國家的旅遊經驗。

這兩天碰巧讀到了大西洋月刊資深記者法羅 (James Fallows, 1949--) 布落格裡的一篇文章,講的就是法國人與日本人獨特的語言態度。

法羅認為日本人與法國人是語言上的靈魂伙伴,他們都固持著兩項特有的對語言的假設:一是語言的困難度,二是語言的純粹性。因為深信語言是困難的,他們也就不相信外國人能學會他們的語言,而過份強調語言的純粹性,也使他們對外國人所犯的語言錯誤無法忍受。法國人一向以高傲著稱,普遍認為外國人講的法文是遭蹋他們的語言。日本人的輕視則藏在誇張的禮貌之下,笑嘻嘻的稱讚裡卻充塞著言不由衷。然而,堅持語言困難與純粹的本質,也造成了日本人自己學習英語的種種心理障礙,他們不但不相信自己能學好英文,也對自己學習英文時所犯的任何小小錯誤,不能輕易釋懷。這些執念,加上害怕丟臉的恐懼,使日本人幾乎成為世界上最沒有學習外語能力的民族!

在解析日本與法國特有的語言態度之外,法羅也提出了另一組有著完全相反態度的國家──美國與中國,以做為對比。法羅曾長期居住於日本與中國,這些比較,部份是受親身經驗的啟發。

美國人對自己語言的態度,完全與法國人相反。他們不但相信每個人都能學好英文,而且絲毫沒有堅持語言必須純粹的潔癖。只要可以達意,南腔北調,粗詞濫句,都可接受。法羅認為,方言眾多的中國,對於語言,也有著類似於美國的寬大,而這種開放的態度,也使美國人及中國人對學習他們語言的外國人,表現出極大的容忍與寬容,一無日本與法國的嚴苛。

其實,中國與日本不同的語言態度,不僅只是表現在對外國語言學生的態度之上,更表現在兩種語言翻譯外來人名的方式。日文翻譯外來人名時,必附加特殊的語言記號,以清楚標示其「非日本」的外來本質。中文完全相反,總是極盡所能地將譯名「中國化」,甚至不惜顛倒洋人名姓的順序,以符合中國名字的成規。小的時候,我就一直以為「蕭伯納」 (Bernard Shaw) 是個中國人。然而,中文與日文在翻譯上所顯現出的「包容」與「排斥」的兩極態度,可能早已超越了語言範疇,而根源於民族的個性。

法羅所描寫的中國人的包容態度,是基於他在中國的經驗,也是十分正確的觀察。但這可能只是中國人「善待客人」的文化習慣,而與語言態度無關。比如,中國人在對待「自己人」時,就不見得有那份寬大。不同地域的中國人對於其他方言的輕視,幾乎可以比擬於法國人的自大,而在嘲笑其他中國人的英文能力時,更有著日本人竊笑外國人的刻薄。愛挑中國人英文毛病的,通常不是美國人,而是其他的中國人。

對於日本與法國過於內歛的語言態度,我們也許不以為然。但是,人人都只想學好英文卻不把自己的語言當一回事的中國社會,如果能沾染一點日本與法國在語言上的自傲,可能也不是一件壞事。

摘自「北美世界周刊[心園]專欄《切切思語》」

讓日本人自卑的英語
December 13, 2009 09:01 AM
(紐約)振輝:

讀完「世界周刊」1340期「外文勿語」,筆者有話要說。我曾有幸在日本旅行了一個月,發現最讓日本人自豪的東西是他們的語言文化,而最自卑的東西不是矮小的身材,卻是世界上公認易學的英語。有時候我去參加一些聚會,經常會有日本人知道我是外國人,就過來跟我講英語,可能是想練口語。站在我面前,憋得滿臉通紅,結結巴巴,有時候腿還亂晃,緊張得不行 。這情景很難與日本這樣一個自大的民族掛上鉤。

日本人學英語有天生的障礙,原因我想有三個,第一是發音體系,比如日語裡是沒有r這個音的,而中文和英文裡都大量用到這個音。日語獨特的表達方法,也給日本人學英語造成不少障礙,大多數日本人說日語脫口而出,卻不知道為何要這樣說,這種現象可以稱為情景流動,不加思索地自己的語言表達習慣被環境所帶動,習慣成自然,就像中國人說中文。

不妨舉個例子,「我想吃西瓜」,日本人通常的說法是西瓜食思。日本人在翻譯英語的時候,由於日語的語序獨特,不同於中文,也不同於英語,因此必須先找出主語和謂語動詞重新組織句子結構,在我們中國人說的時候只有一個「吃」的動詞,因此相當容易組織英語的我想吃西瓜,那就是「I want to…」的句型,但是日本人說的日語裡面其實出現了兩個動詞, 「(吃)食(想)思,而受日語的動詞總是在句子末尾的影響,很多日本人在翻譯「我想吃西瓜」時會出現這樣的英語句型:「I think …」。第三是大量的外來語,舉個例子,中文也有外來語,比如「tank」,我們中國人說坦克,但是我們大概1000個詞裡才有一個這樣的音譯外來語,而日文裡50個詞裡就有一個這樣的外來語,所以他們講英文的時候,很多時候都很難改掉自己的習慣。

我們要知道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種的語言,而各個語言之間各不相同,一個國家就可能有好多種的語言,不同的民族在學習同一種外語時所遇到的困難是各不相同的,但我們不能五十步笑一百步,中國內地就有些娛樂節目,把日本人學英語時的困難當做嘲笑的對象,這是對別人的不尊重,要讓世人尊敬你的前提,就是先懂得尊重他人,更何況在嘲笑別人的同時,是否先審核下自己的英語水平如何呢

摘自《世界新聞網》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